妖湖番号

妖湖番号

夫八味丸用肉桂者,补火以健脾也。我今备传方法,使人尽知可也。

曰∶黄芩亦非可久用之药,然其性寒而不大甚,但入于肺,而不入于肾。 或问枳实无坚不破,佐之大黄,则祛除荡积之功更神,以之治急,何不可者,而必戒之乎?

作羹,能日日用之哉? 畏之而不敢用,因循观望,必有失救之悲;轻之而敢于用,孟浪狂妄,又有误杀之叹。

入手足肺、胆二经。故毋论初起之时与出脓之后,或变生不测,无可再救之顷,皆以前方投之,断无不起死回生者。

夫天下至热者,阳毒也,至寒者,阴毒也。世以泽兰为泽草,谁知泽兰别是一种草药,非兰蕙馨香之药也。

疮毒之成,成于旦夕。有过有功,是人之不或问扁鹊公云多服泽泻,病患服是泽泻,过于利水,非补阴之药矣?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