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mi系列番号带封面

kmi系列番号带封面

桂、附得茯苓之助,无邪火之相干,自然真火之速长。或问杜仲补肾,仲景公何故不采入八味丸中?

惟邪将入于营,未离于卫,或寒多而热少,或寒少而热多之间,倘分解之未精,治疗之不当,恐不能速于解邪,转生他变耳。前人之论如此,近有轻之不用,即用之,不敢多。

夫良姜辛温大热,治客寒犯胃者实效,倘胸腹大,愈增烦烧之苦矣。或问山栀子能解六经之郁火,子何以未言,岂谓其性寒不宜解郁乎?

一之人,无不惊叹为神医也。但宜用鲜,而不宜用陈,用熟而不宜用生。

 夫肾中有阳气,而后阴阳有既济之美。茯苓只能益肾以通胃耳,胃为肾之关门,肾气足而关门旺,不可单归功于茯苓也。

可见用药贵纯而不贵杂,不在单用与不单用也。然曾诫我云∶我救汝命,汝宜改过,否则,必死于刑,不意今死于此,悔不听道士之言也。

Leave a Reply